夜鈴月櫻

绿谷出久是我老公!!
轰焦冻是我男神!!

超爱看小英雄的说💕
主吃轰出,胜茶,也吃胜出
会不定期地更更文

欢迎小伙伴来玩跟聊天哦~

[MHA]與他在一起的中秋

與他在一起的中秋

*內有綠谷/轟/爆豪

*設定你們已經成年了

中秋節快樂!!(雖然已經過了

臨時寫出來的小短篇,有不適的請留情。。。

喜歡的話就留個小紅心或小藍手吧!

能留言的話我會更開心的!!!!

沒問題就往下看吧~





綠谷出久~

中秋節到了,街上充滿著與情人相聚的情侶。你和綠谷則選擇留在家裏度過這個節日。

吃月餅當然是不能少的環節了,你們邊吃著月餅,邊看著電視上的中秋特別節目。

“沒想到XX醬是這麼喜歡吃巧克力口味的食物啊。”

綠谷看著你桌上的巧克力月餅一個又一個的被你吞下感到些微驚奇,在他的筆記上加添對你的分析。

“因為真的很好吃嘛!”

一向喜歡甜點的你對於冰皮月餅這種細膩而甜美的糕點實在是愛不釋手。你打開了第四個月餅,切下一塊遞給了綠谷。

“出久,來。啊~”

原本想叫你別再吃這麼多月餅的男孩立刻紅透了臉,興奮又顫著抖地吃下你遞給他的月餅。

“好吃嗎?”你甜甜地笑著問他。

“嗯。。只要是你親手喂的,什麼食物都是好吃的。”

綠谷笑著對你說。

轟焦凍~

“那個是什麼?”轟指著公園裡的小孩上拿著的棒棒問道。

“那是螢光棒。焦凍你也想玩嗎?”

他沒回應你的問題,卻掛著一臉羨慕看著正在玩耍的小孩們。你深知他小時候的經歷,決定讓他也感受一下本來在孩童時期應有的快樂。你趁他不注意跑到便利店買來了螢光棒,掰了一個兔耳朵戴在他頭上,對方才反應過來。

“你剛剛跑哪去了?”

“嘻嘻,我們一起玩吧!”

你教他用螢光棒掰了一個球,與他玩起了球來。他常年的撲克臉也漸漸展出了笑容。

回家之前你跟他拍了張照,是你們帶著兔耳朵拍的。

“有著兔耳朵的焦凍真可愛。”

“你想看的話我隨時可以給你看的。”

他換下以褪色的螢光兔耳,用冰在自己頭上做了對冰兔耳。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樣子你反而忍不住笑了。他趁機往你笑開的嘴落下一吻,摟著你對著你的眼睛笑著說。

“月兔要來把你拐走了。”

啊,這晚注定又會是個難眠之夜。

爆豪勝己~

“勝己,大晚上你要帶我去哪兒啊?”

爆豪牽著你的手往山上走。平常都有做體能訓練的你突然跟著男友登山體能上是沒問題的,可為什麼爬山不在白天爬要晚上才爬呢?!這才是你感到疑惑的地方。

“閉嘴,安靜地跟上就行。”爆豪頭也不回的對你低吼道。

你們爬了好一會,終於來到了山頂,映入你眼簾的是一輪皎潔的明月與銀輝閃耀的景色。你被這裏的美色嚇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男人低頭看到你的反應,滿意地笑了,不枉他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最安靜又能看到月色的地方。

“過來。”爆豪拉著你來到一旁的亭子,並排面對著月亮坐著。

“你是特意帶我來的嗎?”

“沒有,做任務時碰巧發現的。”你知道這是他專有的爆式溫柔,轉過頭欣賞著月亮,享受著這片刻與他在一起的時光。

起風了,你打了個哆嗦,男人二話不說把你抱進懷裏。他的體溫因為個性的關係比平常人高,令你很快就暖和起來了。

“下次我們一起再來吧。”

爆豪沒回應,只是埋頭聞著你專屬的香味,在你臉旁輕吻了一下。

“不只是下次,是一生都一起。”男人輕笑著說道。

占tag抱歉!!!
新的語cos群想招一下有興趣的小夥伴!
目前已經有太宰,太宰夫人,黑時宰,芥川,芥川夫人,中原夫人,鏡花
想cos原皮或自設都歡迎,有興趣就私我或著留言吧!

[我英乙女]當他吃孩子的醋

*又名「當他撒嬌了」

*婚後已有一子

*內有綠/轟/爆

*ooc有?

*短篇

*說有孩子其實孩子都睡了

七夕情人節快樂!!!幸好趕上了。

這是以前寫下的腦洞,就是一直沒放上來……趁著七夕就拿來當賀文啦(好隨便………

以上都OK的話就往下看吧~

喜歡的話給個小心心或者小藍手吧~











~綠谷出久

“如果能當回小孩就好了。”綠谷突然這樣歎息著。

“嗯?怎麼突然這樣說?”你揉著他的頭髮問道。

“你想想,做孩子又不用寫報告,又可以在家看整天歐魯邁特的視頻……”(以下省略一千字)

“出久…”

男人像是聽不到般繼續沉醉在自言自語之中。

“你是吃醋了吧。”

“欸!怎…怎麼會呢!我…我才沒吃醋…”

“以你現在的行動來看完全沒有說服力哦。”

你現在的姿勢是坐了在沙發上,兩個海藻頭各自枕著你的大腿。小的睡著了,大的就捂著自己的臉,耳朵發紅得快要滴血一樣。

“呃…我…我認就好了吧…”他圈著你的腰,往你的肚子蹭著希望掩飾他的害羞,卻不知道自己紅透的後頸已經出賣了他。

~轟焦凍

你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了,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關上門的那刻就被那頂著半紅半白腦袋的男人從背後突襲,害你差點喊了出來。

你轉過頭看著抱著你腰埋著頭在你肩膀的男人。

“怎麼了,焦凍?”

“在充電。”微微的聲音從他口中漏出來。

“我怎麼不知道我還多了個個性可以充電啊。”

你想走回房間,身後的人卻死死地抱著你,你只好拖著他走。走到床邊,轟一個轉身就帶著你側躺在床,你轉過身看著他好看的眼睛,滿臉的不滿擺在你面前。

“怎麼了。”你撫上他帥氣的臉。他特別喜歡你這樣摸著他,好讓他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你最近都在陪孩子不陪我…”

“你吃醋了嗎?”

“嗯。”

真…真直白啊…說話都不作修飾一下…

你在心中這樣吐槽著他。

轟在回答的時候還帶著一副楚楚可憐的眼神,讓人不得不心軟下來。

你伸手抱著他,哄孩子般摸著他的頭髮,寵溺地對他說,“那我就陪你這大孩子睡吧。”

轟又抱緊了你幾分,在你脖子附近猛蹭。

如果你現在張眼,還能看見他不斷搖擺的貓尾呢。

~爆豪勝己

“臭小子!離她遠一點!”爆豪對你手抱著的孩子大喊道。小孩無視了他別過頭就抱緊了你。

“喂!你這小子…”

“勝己你別喊啦,孩子都睡不著了。”

“嘖!”男人無趣地躺到沙發上別過臉去。你知道他又不高興了,但要先把孩子哄睡再說。

你把好不容易哄睡的孩子放到床上,回到客廳看看那個醋罐子,姿勢依然是別過臉的。

“勝己?”你走到他身旁叫了他一聲,後者沒反應。你以為他是睡著了,轉身到房間想拿張氈子給他,卻被他拉著手動不了了。你回頭看著他擺著一張臭臉感到有點好笑。

“怎麼了,醋王子。”你蹲下摸著看似扎手其實柔軟的頭髮。

“閉嘴,吵死了。”

“他是你孩子你吃什麼醋啊。”

“嘖,老子哪有吃醋!你是老子的女人!別的男人休想碰,兒子也不行!”

聽到專屬他的爆驕發言,你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害羞的爆豪突然來氣了,扣住你的下巴有點恐怖地笑著說。

“哦,你現在是屁股癢了對吧,敢取笑老子了哈?”

“呃…還…還請大爺你手下留情啊…”

“不聽!”

之後他抱你回房間幹♂了個爽。

綠谷生賀🎂

出久生日快樂!出久生日快樂!出久生日快樂!

重要的事情說三次!出久生日快樂!(喂過了啊

~綠谷x原創女主

~短篇

~渣文筆

~是糖

~看完喜歡的話記得筆芯芯和小藍手喔




“綠谷/綠谷君/綠谷醬/出久!生日快樂!”

“大家...…謝謝你們!”一直以來只有媽媽在身邊替自己慶祝生日的綠谷第一次嚐到擁有了一大群朋友在身邊的感覺。

大夥一邊吃著美食一邊玩鬧著,一邊是上鳴被懲罰遊戲畫的滿臉塗鴉,另一邊是爆豪受到男孩們的挑引鬧著要進行決斗。女孩們則是吃著蛋糕和平地聊著天。

“欸?這生日會是雪音一手負責的嗎!?”綠谷露出了驚訝的眼神。

“是啊,從場景佈置到食物的準備都是雪音醬辦好的,gero。”

“連把爆豪君叫來的也是霜君呢!”

“欸!她把小勝也能叫來啊…是怎樣…”

“聽說是以一場對決作交換來著…”麗日有些擔心地說。

聽見自家女友為自己的生日做了那麼多,綠谷的眼睛自不然泛起了水氣。難怪這幾天她看上去都這麼疲倦。。。看著正聊著天的雪音稍帶蒼白的臉色,心裏不禁感到了心疼。

快十二點了,生日會才結束。大家收拾好桌面和大廳就回房間去了,原本幾個女孩想幫忙今天值日的雪音把碗碟清洗乾淨,卻被她推回去了。雪音把燈都關掉,只留下洗碗櫃的燈管,以免打擾到別人休息。

她哼著歌在洗碗槽內清洗碗碟,剛把禮物都放回房間內的綠谷回來時就看到這個情景。他從後邊抱上去,頭埋在女孩的肩膀上。女孩被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到了,回過頭來發現是自家男友便關上水龍頭把最後一個碗放好,擦乾手揉著男友柔軟的頭髮,她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濕了,明白是身後的愛哭蟲又開始哭了。

“怎麼還不睡?已經很晚了喔。”

“謝謝你…為我做了那麼多…”

“謝什麼啦,這是女朋友的責任啦。”都叫他們別告訴他的了……

“我……”

“明明沒替你做過什麼事情,你卻為我付出了這麼多,連跟小勝去對決也願意…我…真的…”

“出久。”女孩轉過身回抱著男孩。

“你忘了嗎?是你把我從仇恨的深谷救出來的喔,你讓我有了新的生存意義,是我的光,這樣還不夠嗎?”

“我…我才沒那麼偉大…”綠谷抬起了頭對視著雪音的灰眸,看到她眼神了充滿了感激與愛意。

“對我來說你就是那麼偉大,所以你就別哭了,眼都哭腫了。”女孩替她擦去眼淚,發動著個性給他的眼睛作冰敷。

綠谷單眼撐著,不輕不重的吻上雪音的唇,他並沒有加深吻下去,觸碰了幾秒就放開了,抱緊了身裏的人兒,緊的像是要融入自己的骨裏去。

“真的…謝謝你…”綠谷埋著哽嗯著說。

雪音也抱緊了他,在他耳邊輕聲的說。

“我也謝謝你…生日快樂,出久。”

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裏。





呃…簡單說一下,雪音之所以認為是綠谷給了自己一個生存意義是因為之前殺死她父母的敵人已經被抓住了,失去了生存目標正迷茫著的時候,綠谷就闖進她的生命裏了,然後就喜歡上他了blablabla…..

其實我在寫一個長篇的,不過寫的超慢。。。

希望有生之年能寫好放上來。。。

第二天的作業_同樣的衣著
因為這個群作業,我也變得高產起來了(明明才兩天。。。
女的是我的私設,叫霜雪音,是轟君的表姐喔
今天的作業就。。。。。。。

來自小魚糕的梗!
黑轟登場!
Day1作業_小裙子x小辮子!
覺得還好的就給個心心和小藍手吧 @鱼糕🍣  @楠冉懿(眠空)

[MHA] 记一次战斗训练

~ooc有
~爆豪胜己 X 你
~渣文笔
~不介意的话就继续看吧
~喜欢的话给个心心或者小蓝手吧•+•



今天英雄課的内容是兩人對抗,你恰巧與爆豪分成同組的敵人,而英雄组则是绿谷和轰。

“我们分成一组了,胜己~”

“啧,别拖我后腿,笨女人,到後面去。”

“对自家女友是这个態度的吗!?”

你的‘个性’是「冷气」,可以从自身释出不同程度的冷气。

战斗开始时,你对身后的‘人质’说,“小御茶子,可能会有些冷,请你忍耐一下哦~”,“嗯!”丽日充满元气地回应。

你用着‘个性’筑起了一面冰壁围着女孩,你还贴心的留了几个小洞用作通风。完事便尾随着爆豪走到前线去了。

战斗的过程还算精彩,轰和你把擅长近身战的两人辅助得出神入化,两位幼驯染的战斗就因而更为精彩。

直到时限快到战斗才结束,是英雄组的胜利。

“呀-----,要是能封住出久的动作就不会输了.....”

“哈哈,刚刚我也是勉强才能避过的啦。雪音酱的冰封速度再快一点的话我就会被冻住了呢!”

“是吗,那我再练练就好了!”

你累得靠坐在墙边跟绿谷分析着刚刚的战斗,俩人有讲有笑的,气氛十分融洽。

不知是否因为刚刚的战斗过于激烈,你坐着的地方出现了裂纹。你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掉出建筑物外。

“诶?”你随着瓦砾从五楼往地上坠落。突然的下坠感还有因战斗显得疲惫的身体令你一时之间发动不了‘个性’。绿谷急得大叫你的名字。一道身影冲了出来抱住了你,你下意识地閉上双眼,轰的一聲你俩都安全地降落地面。

你這才睁開眼睛抬頭看清抱着你的人,他正是爆豪勝己。

下一刻,他便張口大骂着你,“你是白痴吗!?那里有裂痕你也照样坐下去,找死吗?!”你听着他的骂聲没有了反應应。过了良久,泪水开始在你的眼框打转,这倒吓倒了抱著你的人。

“喂...你怎么...”你低着头没哭出声音,胡乱地用手把眼泪擦掉,止不住的泪水一颗颗掉到战斗服上。

少年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只有你的眼泪。他用手把你的头按到自己怀里,温柔地用着另一隻手抚着你的背。他低沉的声线流进你的耳朵,“好了,别哭了。已经没事了。”你一度怀疑是不是别的人在抱着你,可闻到他身上独有的硝化甘油的味道,被吓坏的心情才得以放松。

好景不长,爆豪抓起你的脸,坏笑着说,“哼,哭得脸真丑。”“什......什么嘛!哇!”他突然抱起了你,对,公主抱,当着同学们的脸跟老师说了声就带着你去医疗室。

“胜己快放下我啦!”你扭着身要下来,少年却抱你抱得更紧了。

“白痴!别动!想掉下去吗!脚都挂伤了还逞强!”他一冲着你喊你就秒怂了,安安静静地抱着他的脖子。

其实你的伤并不是严重到走不了路,对于他执意要抱自己到医疗室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对方像是读懂你的想法,小声叽咕了一句。

“........”

“胜己你说了什麽?”

“我说想抱抱你而已啦!”

你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诚实地告诉你,忍不住笑了起来。

“闭...闭嘴!不准笑!!”

看到他发红的耳尖,忍不住笑得更开了。

“哈哈哈哈哈!”

看着你的笑容,爆豪不甘地别过头,[可恶,怎么连笑都可以这么可爱...]

End

人生第一次在平板电脑上画画wwww
小天使实在太可爱了,衣服什么的我画太差了,求大家原谅(土下座
求高手能指导我一下!!!
520快乐!!

[MHA]抱抱


◇绿谷/轰/茶毘/死柄木
◇已交往设定
◇短篇
◇荼毘和死柄木掌握的不太好,写得不好求別打(抱头
◇第一次写乙女文,就献给小英雄好了 ww
◇可能有ooc

可以的就开始吧~

~绿谷出久

午休时分,你一个飞扑扑到绿谷身上。

“哇!雪…雪音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只是想抱抱你。”
“欸…是…是吗?”
[那也不用再课室里扑过来嘛…还以为发生什么事…]

看着脸红的恋人你突然起了个坏心眼的念头。

“出久出久~”
“甚么?”
“我喜欢你~”
“!…我…我也…喜欢你”

最后几个字他越说越小声。绿谷把脸埋进你抱着他的手臂里,耳朵红的糊里糊涂的。

[啊啦,表情真可爱~]



~轰焦冻

今天天气颇寒,就算戴着围巾你还是缩了缩脖子。

身旁的轰静静地牵起你的手发动着左半边的个性给你暖和身体。

寒风突然吹起,你不禁打了个喷嚏。

“乞嚏!”
“冷了吗?”
“嗯…还好…”

轰停下腳步,正当你想转过头看向他,对方用了点力把你拉进怀里。

“这样有暖和点吗?”他一脸认真地问。
“嗯…嗯…暖多了…”
[無论是心还要身体…]




~荼毘

他在沙发上睡着了。天起有点凉,尽管他的个性是火你还是担心他会着凉。

“荼毘…回房间再睡吧…会感冒的…”你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小声地说。闭着眼的他突然伸出手用力把你拉进怀里,他身上的焦味瞬间充斥你的脑海。

“抱着你就行了啦。”男人邪魅地笑着。

“我的体温可是比别人低的呀…”

他突然吻了下你的额头,让你立刻脸红耳热。

“你看,这样不就升高了吗。”男人说完就抱着你倒头睡了。

想起来的你被他抱得紧紧的,想动也动不了。




~死柄木

你眼前的人通宵玩游戏已经两天了,你有点看不下去,便出言劝止。

“弔,你玩了几天啦,去睡觉吧。男人头也没回,只是聚精汇神地盯着荧幕。你又叫了他几声,他还是没反应,你只好坐到另一角静静地看书。

没多久你听到游戏机发出通关的音乐,他放下手上的游戏机走了过来,像猫一样瘫倒在你身上。

“ 弔,要睡回房间睡,抱着我干嘛呢?”你放下了书哄着他。

“ 吵死了……”他边说边抱得更紧,完全把你当成了抱枕。你拿他没办法,只好任由他倒在你身上睡过去。你则是继续看书,空出一只手来抚摸着他的头。

男人在你看不到的角度笑了。

新画作😆😆

[翱翔的飞马]🐴💦

喜欢的话记得按心心哦~